当前位置:367彩票 > 社会 > 正文

当他们成功将《新闻周刊》的在线倍之后

未知 2019-04-14 12:05

  IBT Media创始人——30岁的艾蒂安·乌扎克(Etienne Uzac)和31岁的乔纳森·戴维斯(Johnathan Davis)相信,他们可以将《新闻周刊》重塑为充满活力、能产生盈利的网上杂志。但是现在,当他们成功将《新闻周刊》的在线倍之后,这两个年轻人又计划通过再次提升印刷发行量来使这一老牌杂志复活。据悉,《新闻周刊》的印刷版本将于本周五(3月7日)再次出现在报摊上。

  并将他们派往全球各地。1961年,但同时要承担《新闻周刊》高达4千万美元的负债。当时受到阿斯特和梅隆家族的支持。美国音响业大亨西德尼·哈曼(Sidney Harman)以1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新闻周刊》,并任命蒂娜·布朗为《新闻周刊》负责人;但到了互联网时代之后,

  这种愿望并非遥不可及。《新闻周刊》计划先出版7万本印刷杂志——20年前,当该杂志处于巅峰时期时,其发行量为330万——每份售价为7.99美金,而当时杂志上的内容也可以在网上以更便宜的价格进行浏览。

  审计媒体联盟公开的最新数据显示,从整个行业来看,与一年前同一时期相比,2013年下半年消费者杂志的报摊销售量下降了11%,付费订阅量下降了1.2%。

  乌扎克称,“不想通过屏幕阅读杂志的读者都会掏钱买印刷杂志,不过这的确是一种奢侈品。”

  近期,《新闻周刊》现任首席编辑吉姆·伊波(Jim Impoco)在该公司总部下曼哈顿区接受采访时称,“我们没有关于再次出版《新闻周刊》印刷版的确切计划。”

  《新闻周刊》的现任首席编辑伊波曾在《纽约时报》、Portfolio及路透社担任过高级编辑的职位。(斯年)

  但是,《新闻周刊》印刷版杂志的重新出版却要面临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时代公司——《新闻周刊》传统竞争对手《时代周刊》的母公司,《体育画报》以及《财富》杂志,近期都裁员了500多人来进一步降低成本。

  《新闻经济学》的媒体分析师肯·多科特(Ken Doctor)称,“让一个品牌起死回生是很艰难的。他们价格定位很高,市场上的竞争又很激烈。”

  之后布朗不断聘请知名作家,他和迪勒合作,与巅峰时期相比,《新闻周刊》又继续红火了几十年。格雷汉姆家族控股之下的华盛顿邮报公司收购了《新闻周刊》。力图通过巨额投资让《新闻周刊》起死回生,《新闻周刊》创刊于1933年,如今的《新闻周刊》已经大有不同。在华盛顿邮报公司的领导下!其读者人数和广告收入都出现直线年。

  新浪传媒讯:据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网站3月3日报道,资深报纸出版商格雷汉姆家族(Grahamfamily)放弃了老牌杂志《新闻周刊》,将其低价售出。传媒大亨巴里-迪勒(BarryDiller)花费数百万美元力图使其起死回生,最终只有认输。即使是迪勒的明星编辑蒂娜·布朗(Tina Brown)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挽救其印刷出版量直线下跌的颓势。虽然这些传媒大亨都没有成功,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数字出版公司——数字媒体集团IBT Media却看到了《新闻周刊》的发展前景,于去年夏天低价对期进行了收购。

  《新闻周刊》现在的主人是年轻的乌扎克和戴维斯,他们是在校园基督教组织中认识的。他们于2006年开始运营网络版《国际财经时报》,启动资金都是和朋友及家人借的。乌扎克负责广告出售,戴维斯负责程序设计和文章撰写,他们拒绝了外部投资,一直坚持独立经营;随着时间推移,公司规模不断扩大。根据这二人透露,到2010年,IBT Media雇员已达10人,获得收益近两百万美元。

  《传媒业时事通讯》的首席编辑史蒂文?科恩(Steven Cohn)称,《新闻周刊》打算再次出版印刷杂志,体现了该公司拥有良好的商业意识。科恩说:“印刷杂志的出版有助于增加网上访问量,对于《新闻周刊》来说,有一个封面是有好处的。你可以出现在‘与媒体见面’上,名人和政治家们喜欢出现在报摊上真正的封面上。他们已经降低了成本,所以这样做他们又会有什么损失呢?”

  但乌扎克却宣称,读者希望他们能再次出版《新闻周刊》印刷版杂志。他说:“别人都说这个行不通,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认为我们出售印刷版本所获得的受益肯定是高于做这件事的成本的。”

  那时,该公司已经开始运用软件度量学来帮助选择读者喜欢的内容。戴维斯称,“我们开始变革企业文化,旨在满足不同类型的需求,所以我们要从我们的读者群中不断获得线索。”